第17章 迷雾树林

    苏小米吸了吸鼻子笑了笑,"没事,我们现在要如何走才行?"

小强看了看已经被移动得找不到原来路的树,也有点头疼了。

他不敢再带着苏小米一起冒险,于是说,"主人,我在前面探路,你离我的距离稍稍远一点,等我说没有危险你再跟上来。"

"这样你不就危险了吗?"苏小米有点不想同意,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合意的跟班,她可不想失去。

"我没事,你放心!"小强给了苏小米一个安心的眼神,又看向风轻寒,"我的主人就交个你了。"

说着,他也不等风轻寒回答,就朝着他认为对的地方走去。

苏小米想要跟上去,却被风轻寒一把拉住,"小心!"

吓得她连忙躲进风轻寒的怀中,闭上眼睛,好半天发现没有动静,她才知道自己上了风轻寒的当。

她睁开双眼,狠狠的瞪着风轻寒,"你为什么要骗我?"

风轻寒冷冷的看着苏小米,"怕死就不要乱跑,走错一步害了大家,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好吧,是她不懂这些奇门怪阵,刚才已经看到两匹马惨烈死去,她如果再乱跑,肯定也会跟那两匹马一样的下场。

这时,已经小心翼翼的走了很多步的小强回过头来,对苏小米说,"可以过来了,按照我刚才的步子,不要走错。"

刚才的步子?

她根本就没有看好不好,她下意识的朝着风轻寒看去,"你看到他刚才所有的步子了吗?"

"..."风轻寒冷冷的看了苏小米一眼,伸手拧起她,朝前走去,小春子连忙跟上。

风轻寒跟老鹰拧小鸡一样的拧着苏小米,一点都不吃力,可苏小米却十分的不舒服,不停的挣扎,"喂,你放开我,我自己走。"

风轻寒就像没有听到一样,根本不理她,直到走到安全地带才"嘭"的一声,把她丢在地上。

你大爷的,总是这样对她,别以为她没有脾气,好欺负。

苏小米气呼呼爬起来,准备叫小强教训教训风轻寒,却发现,小强已经又往前走去。

"小强,你等等我!"苏小米说着朝小强跑去,她才不要跟这个一直欺负她的人在一起呢。

小强听见喊声,担心的回头,直到他看到风轻寒把苏小米又抓在手里才放心。

"混蛋,放开我,我不要跟你在一起。"苏小米用力的拍打着风轻寒,风轻寒就跟没有知觉一样,任由她拍打。

苏小米打了一会之后,也就没劲了,她甩甩手,瞪着风轻寒,"你怎么跟死人一样,就不知道反应一下吗,把我的手都给打痛了。"

风轻寒淡漠的瞥了她一下,提着她再次向前走去,对着这么一个冷血又无趣的人,苏小米翻了一个白眼,都懒得挣扎了。

但是,叫她就这么任由风轻寒欺负她又心有不甘。

她必须得想个法子治治这个家伙,不然这个家伙以为她好欺负。

想到这里,苏小米抬头打量着风轻寒,只见他那双眼,直视着前方,眸色晶亮,宛如星辰,瞳黑如墨,高深莫测,再配上他一身的冷漠,总觉得他随时随地都在算计着什么。

不如...

苏小米眼珠子一转,双脚一用力,一下子勾住了风轻寒的腰,随后又快速的抱住他的脖颈,舒服的吐了一口气,"还是这样舒服。"

风轻寒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像个猴子一样的抱住他,还以这样不知羞耻的姿势趴在他的身上,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条件反射的用力一甩。

"啊..."随着苏小米的一声尖叫,她整个人就这么被甩了出去。

甩出去之后,风轻寒才猛然清醒,这里是个危险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就很有可能触动机关。

他来不及犹豫,快速的飞身而起,在空中抓住苏小米,准备带回原地,可为时已晚,机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触动了,树又开始快速的移动起来。

这还不算,等树停下的时候,小强和小春子都不见了,只有苏小米被风轻寒抓在手中。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苏小米这下慌了,对着树林里喊道,"小强,小强,你在哪里?"

树林里静悄悄地一片,哪里还能找到一丝小强的气息。

她急得快要哭了,用力的拍打着风轻寒,"都是你,都是你,你陪我的小强!"

风轻寒依然跟死人一样,没有任何表情,也不回手,任由她拍打,直到她打够了,打累了,他才抓住她的手,冷冷的说,"够了,他们没事。"

"没事?"苏小米甩开风轻寒的手,低下头,突然抓起他长袍的下摆,用力的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然后又抬起头,恨恨的瞪着风轻寒,"没事他们在哪里?你给我把他们叫出来啊!"

风轻寒眉头紧蹙,低头看了看那块被女人擦脏的衣服,嫌弃的睨了苏小米一眼,然后拿出剑...

看到风轻寒突然拿出剑,苏小米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你干嘛?"

风轻寒淡淡的瞥了苏小米一眼,面无表情的撩起长袍,举起剑,"呲"的一声,割断了被苏小米弄脏的地方。

苏小米这才知道这个家伙原来是嫌弃她脏,竟然用这种割袍断义的方式。

哈哈,她终于知道治这个家伙的办法了。

原来这个家伙有洁癖,正好,她没有,只是这样想想心情就好愉快。

正在她暗自偷笑,得意忘形之时,树林里突然起了浓雾。

苏小米吸了吸鼻子,想要闻闻这雾里有什么气味,就被风轻寒用割下来的那块脏布,捂上了她的口鼻。

"呸呸呸..."苏小米一把推开风轻寒,连续的朝着地上吐了好几口口水,才消停。

她虽然没有洁癖,但是也不代表她可以把擦过鼻涕和泪水的衣服捂在嘴上是不是。

她狠狠的瞪了风轻寒一眼,刚刚要开口说话,就再一次被风轻寒捂住了嘴。

苏小米这下气疯了,"你...唔...神经病...啊...唔..."

可这次,任由她如何骂,如何挣扎,风轻寒就是用力的捂住她的嘴不放,还把她紧紧地扣在怀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