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略懂一二

    风轻寒手一动,那封信就落在了他的面前,他看到上面熟悉的两个字"密函",并没有马上打开,而是看向苏小米,缓缓地说,"爷没有说不要,你凭什么说这个是要送往风都的。"

"我猜的啊。"苏小米眼睛一翻,"你不是不想看吗,为什么又要拿过去,不怕我在信里下毒,害死你吗?"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风轻寒又用那种看不透的眼神看了苏小米一眼,然后拿起信不紧不慢的打开。

只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已经突变,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冷漠之色,再次看向苏小米,冷冷的道,"这封信真的是你从死者手中拿来的?"

"切,就知道你不信。"苏小米狠狠的白了风轻寒一眼,然后拿出腰牌,丢给风轻寒,"给你,这个也是那个人身上的,也许你看了就明白了。"

风轻寒拿起腰牌,左右翻看了一番,这腰牌货真价实,是风都密探的腰牌,信的尾部还有他们的特殊标记。

此刻,风轻寒已经完全相信这封信是真的,他猛的站了起来,对苏小米说,"我有急事先行离开!"

说完,他快步的走了出去,连苏小米想要问他去哪里都没有来得及,他就已经带着小春子匆匆忙忙的走了。

"主人..."

苏小米摆摆手,她也很头疼啊,后悔没有把那封信给小强看。

"我也不知道。"半晌,她看到小强探寻的目光耸耸肩,"小强,我想跟上去,你有办法吗?"

"有。"小强毫不犹豫的回答,只要主人想要做的事他就有办法。

"好,那就追上去,我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小米的好奇心上来了。

反正她来这里之后也不知道干什么,去哪里不是去啊。

"是,你稍等!"小强说着,跑了出去。

很快就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回来了,手中还牵着一匹,把马绳丢给苏小米,"这是匹千里驹,日行千里,一定能追上风轻寒他们。"

苏小米看到这匹高头大马就头晕,一看就是匹烈马,她哪里敢骑这样的马,只好求助的看着小强,"我们共骑一匹行不行?"

"这..."小强有点为难,毕竟主人是女子,两人这样共骑一匹貌似有点不妥。

苏小米见小强为难,故意板着脸,"好了,就这么定了,别再犹豫了,再犹豫他们就跑远了,到时候我们就真的追不上了。"

果然,她一不高兴,小强就只好答应。

主人一生气,恐怕就是要小强项上的头小强都会给,何况这只是共骑一匹马呢。

所以他不再犹豫,抱着苏小米飞身上马,朝着风轻寒他们所跑的方向追去。

而另外一匹千里驹却跟在他们后面跑,一点都不愿意落后。

一日后,他们终于追上了风轻寒,正好看到风轻寒落泊的一幕。

苏小米顿时幸灾乐祸,"哟,这位不就是冷血无情,恩将仇报的风轻寒,风公子吗,怎么会被人暗算了都不知道呢?"

风轻寒看见苏小米,眼神冷冰,"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苏小米得意的挑眉,看向他们的死马,"我不就是怕你被人暗算吗,所以给你送马来了。"

本来她还挺嫌弃这匹马总跟着他们跑,想要卖掉换点银子,没有想到,竟然还派上用场了。

风轻寒看到那匹空着的千里驹,不客气的拧着小春子就上了马,"我先行一步!"

说着双脚一用力,马便超前飞奔而去,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说。

"哎...你这人就是这么的不懂人情世故,每次救你都不知道说谢谢,真的够了!"苏小米彻底的被这个家伙给打败了。

不用苏小米再说什么,小强就催马追了上去,一路跟在风轻寒的身后,风轻寒因为心中有急事,也没有闲心再管他们。

经过几日马不停蹄的奔波,前面出现了一片树林,两匹马刚刚冲进树林,就听到风轻寒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不等苏小米问为什么,小强就回答,"我们误入奇门遁甲阵了。"

"你懂此阵?"风轻寒不由看了小强一眼,感觉这个小强不简单,什么都懂,还深藏不露。

他试过几次,小强在与他暗中交手时都有所保留。

小强想了想回答,"我曾经走遍了大江南北,也曾经有过一些奇遇,看过一些奇书,所以略懂一二。"

"嗯。"风轻寒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是相信?还是相信?还是相信?

然后他就说,"既然你懂,就走前面带路。"

小强看了苏小米一眼,苏小米却很得意的点头,"好,我们走前面。"

小强左右看了看,然后抱着苏小米翻身下马,"这里我们不能骑马,骑马不但走不出去,还会害了马。"

风轻寒也觉得小强说得有道理,便弃马步行。

小强摸了摸两匹马的脖子,对他们说,"你们回去吧,前面危险。"

"嘶..."两匹马嘶吼一声,转身准备离开,突然,树自己移动起来,挡住了两匹马的去路。

随后,便听到树林里"嗖嗖嗖"射出很多木剑,小强连忙抱着苏小米一个飞身,躲避木剑。

哪知,才飞上去,一个大网就从天而降,直朝着他们罩了过来。

风轻寒见势不好,抽剑一挥,剑便带着一道光影,霹向那张网,网顿时从中间一分为二,分别从两边收了回去。

两匹马因为突然而来的木剑,躲避不开,其中一匹身中木剑,受到了惊吓,嘶吼一声,疯狂的乱跑起来,不幸掉进了陷阱。

"嘶..."马一声惨叫,便没了声音。

另外那匹马见这匹马死了,也同样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便疯了一样的朝着那匹马冲去。

风轻寒一看不妙,想要拽住那匹马,已经来不及了,就看到那匹马去找另一匹马殉情去了。

看到连马都这么难分难舍,以死殉情,苏小米心里十分的内疚。

她很后悔一路来对他们的嫌弃,也很后悔为什么要挑选他们做坐骑,如果不挑选他们,他们也就不会惨死了。

"对不起!"小强感受到了苏小米心里的悲伤,也不由的跟着难过起来。

风轻寒则蹙起眉头,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可以为了一匹马也难受半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