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事关机密

    "不用了,我知道是什么事。"风轻寒淡淡的拒绝,还是要小强立刻离开。

"对不起,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走,除非你等我主人醒了,你亲自跟她说,她答应走,我也绝不会留。"小强就是不走,还对小二说,"给我们准备一间上房。"

"好勒,客官请跟我来!"小二愉快的应答着,像今天这样的顾客越多越好。

小强扶起醉酒的苏小米,跟着小二走了。

小春子看着他们消失在二楼的身影,看向风轻寒,"爷,也许她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找你的,要不我们也再次歇下,等她醒来?"

风轻寒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抬眼看向楼上,看到小二从楼上下来,淡淡的对小二说,"给我们安排一间上房。"

琉璃国的人都知道,在琉璃国,客栈里都是两间上房,四间中房,六间普通房。

风轻寒要了一间上房,那就表示他要住在苏小米的隔壁了。

这是好事,小春子自然的很高兴的,其实他对苏小米的印象还是非常的不错,他不喜欢自己的爷总跟苏小米对着干。

他希望他们能和好,然后成为一边的人。

苏小米醉酒,可不是那么好醒来的,她睡了整整一夜,还连带一个上午,直到中午时分,她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主人,你终于醒了!"

一直守护在她身边的小强看到她醒来,十分激动,"你饿了吧,我这就去叫小二准备一些吃食。"

"哦。"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苏小米抬手揉了揉额头,感觉这额头跟要裂开来一样。

隔壁听到这边的动静,风轻寒便站了起来,"我去看看,你去拦住小强。"

"是。"

爷想要单独的跟苏小米谈,他自然是高兴的,这表示他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风轻寒来到苏小米的房间里,苏小米正好准备下床。

只因这头太痛,她一个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风轻寒跨步向前,准备去扶,又快速的打住,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在跟地做斗争的苏小米。

苏小米终于爬了起来,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揉了揉迷糊的眼睛,看向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的人,试探的问,"风轻寒?"

风轻寒这才度步到她的身边,拉过一个凳子坐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小米,"我们谈谈。"

"糖糖...嘿嘿,我要吃糖糖..."苏小米傻笑一声,还没有从酒劲里恢复过来。

风轻寒要的那种酒,是后劲非常足的,不会喝酒的人睡个几天几夜都不稀奇,苏小米能一夜加半天就醒来,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看到苏小米还没有完全清醒,风轻寒蹙起眉头,"你的手下说,你找我有事,有什么事?"

"有事?对,有事。"

"嘿嘿..."苏小米傻傻的笑着,爬到风轻寒的脚边,抓住他的脚,就顺着他的脚往上爬,嘴里还念叨着,"这件事是机密,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风轻寒想到上次这个女人醉酒告白的事,再看女人现在的动作,就跟上次一模一样,他的心中顿时警钟大作,所以苏小米爬上他腿的时候,他条件反射的把苏小米给踢了出去。

"哎哟..."苏小米离床有点近,被风轻寒这么一踢,头就撞在床榻上。

被小春子拦住的小强,听到里面主人发出来痛苦的声音,用力推开小春子,冲了进去。

小春子也愣了一下,他听爷的,拦住小强不假,但是他没有想到,爷跟苏小米在里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按照以往爷对苏小米的态度,很肯定,这是爷又对苏小米下手了。

小强冲进去之后,就看到苏小米抱着脑袋,痛到不行,风轻寒则站在她的不远处,冷冷的看着她,也不去扶。

小强恨恨的看了风轻寒一眼,抱起自己的主人,担心的问,"主人,你没事吧?"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苏小米晃了晃脑袋,"没事,就是下床的时候不小心跌倒了。"

"不是那个家伙打你的?"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了,没事,没事。"

苏小米被床榻这么一撞,是彻底的清醒了,她揉了揉被撞痛的脑袋对小强笑了笑,"你扶我过去坐坐,给我倒杯水就出去吧,我有话要跟他说。"

"好的。"小强的心里虽然还有疑惑,但是主人的话他还是不想违背,他小心翼翼的把苏小米扶到桌子前,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就带着担忧的眼神出去了。

出去后,随手把门关上,便站在门口守护。

小春子看到小强出来,连忙小声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小强斜了小春子一眼,淡淡的说,"想知道自己进去。"

小春子瘪瘪嘴,不说话了。

房间里,风轻寒看着苏小米喝了水,这才开口问道,"你要跟我说什么?"

苏小米想了想,还是把那封信给拿了出来,递给风轻寒,如实说道,"这是我在路上遇到一个被追杀而受了重伤的人给我的,他也没有告诉我要交给谁就断气了,我没有办法,只好把信拆开来看了,但是,里面的字我一个都不认识,然后我就想到了你。"

"想到我?"风轻寒并没有马上接过信,而是深深的看着苏小米。

他们才不过见过几面,并没有深交,而且,他一直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为什么一封信也能想到他,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或者说这封信上有毒?

对了,这个女人貌似除了银针就是用毒,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下,他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相信这个女人。

苏小米从风轻寒的脸上和眼神里,根本看不出来他的真实想法,还以为他相信她了,于是把信又往前递了几分。

哪知道风轻寒却说,"既然你已经打开看了,那你就再打开一次好了。"

苏小米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家伙根本不相信她,她只想骂一句,你大爷的!

她的好心,怎么总是被这个家伙给当成了驴肝肺!好吧,他不愿意看就算了,她还不稀罕给他了呢。

于是她把信往回一收,"你不要拉倒,我直接送风都去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