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暗中较量

    他这一声加菜,已经充分的代表了,这顿饭他愿意请客。

苏小米高兴的抬头对小强说,"你也坐下吧,不用站着,我们都不是外人,对吧?"

最后一句"对吧"是对着风轻寒说的。

风轻寒只是淡漠的盯着苏小米,并没有回答,反而说,"再来一壶好酒。"

"好勒,客观稍等,马上就到!"

小二最高兴的就是客人点菜多多,喝酒多多,这样他们的银子也就赚得多多。

酒菜上齐,风轻寒拿起酒壶,亲自给苏小米倒了满满的一大碗酒,然后他又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碗。

端起碗,对苏小米说,"为了我们的缘分干杯!"

说完,他仰头一口喝下,一滴不剩。

苏小米不得不佩服他的酒量,可是,她酒量不行啊,用小杯还能喝两杯,用这么大的碗估计一碗就倒了。

"主人,我替你喝。"小强看出苏小米的为难,主动请缨。

"也好。"苏小米可不是什么大英雄,所以她也没有想过要逞英雄,所以很高兴的同意了。

小强便伸手去拿酒,谁知手还没有碰到碗,碗突然自动移开了。

这时,就听到风轻寒冷冷的对小强说,"爷倒的酒,你还没有资格喝。"

小强不由微微低头,也是,他只是一个跟班,能坐在这个桌子上已经是主人开恩了,哪里还有资格喝那位看起来像大爷一样的人,倒的酒呢。

他不觉的收回了手,看向苏小米。

苏小米略带不爽的说,"我是你的主人,还是他是你的主人,我说你能喝你就能喝。"

她说着把面前的碗朝着小强推去,谁知道她怎么推都推不动。

奇怪,不就是一碗酒吗,难道还有千斤重?

苏小米不信这个邪,双手用力,左推,右推,前推,后推,那只碗就是丝毫不动。

"主人,你别推了,你推不动的。"小强看不下去了,开口提醒。

苏小米顿时看向风轻寒,眼睛一瞪,"是不是你搞的鬼?"

风轻寒冷冷的看着苏小米,淡淡的道,"你要喝,它便会动。"

"好,我喝!"苏小米被风轻寒给气得糊涂了,一口应了下来。

说着,伸手就用力的去端那碗酒,谁知道,碗很轻的就被她给端了起来,由于用力太猛,酒洒了一半在她的身上。

"你..."苏小米那个气啊,把剩下的酒朝着风轻寒倒去。

风轻寒抬手一挥,那些飞过来的酒一滴不剩,全都被他收在手中,然后又见他的手轻轻地一抖,酒又全数的朝着苏小米飞去。

小强一看不好,连忙伸手一抓,把风轻寒挥过来的酒抓在手里,丢在地上,只有几滴漏网之鱼。

就从他们这么不动声色露的这一手,内行人便会看出来,风轻寒略胜一筹!

苏小米是个十足的外行,她看不懂啊,只是觉得好精彩,于是鼓掌称赞,"你们真是太棒了,这样都能做到,太牛叉了!"

"牛叉?"风轻寒微微蹙眉,对这个词语显然不是很喜欢。

苏小米倒是很愿意解释,"牛叉就是很牛的意思,知道牛是什么意思吗?"

见没有人说话,苏小米便接着说,"牛就是很牛的意思,很牛就是..."

解释来解释去,苏小米发现自己也被绕进去了,于是她连忙打住,指着桌子上的饭菜,"你们怎么都不吃?"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小春子的碗里,"小春子,我知道这是你最爱吃的,吃吧吃吧,多吃一点。"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然后又夹起一块放在小强的碗里,"你也多吃一点,不要理那个人,他只会喝酒,不会吃菜。"

说时,还不爽的瞟了风轻寒一眼,风轻寒果然只喝酒,很少吃菜,她都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酒缸,喝多少都不会醉。

突然,风轻寒悠悠的说,"如果你不喝酒,这顿饭你请。"

"啊?!"准备夹菜给自己吃的苏小米顿时愣住了,她请?

不错啦,她是请得起,可是她为什么要请?

他本来就欠了她的人情,请她吃顿饭怎么了,就没有见过这么小气的。

风轻寒却喊了起来,"小二,再来两盘牛肉,两盘猪肉,两只烤鸭,两只烤鸡,两坛好酒。"

"好了好了,我喝就是了!"

苏小米被风轻寒给气坏了,感情她要是说,她愿意请客的话,估计这个家伙要把这个店全都给买下来不可。

看到苏小米答应,风轻寒又亲自给她倒了满满一碗酒,"请!"

苏小米狠狠的瞪着风轻寒,如果眼神能变成银针的话,她肯定已经把这个家伙全身都给扎一遍,非把他给扎成一个刺猬不可。

唉!

苏小米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她发现,自从她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后,就变得爱叹气了。

她苦着脸,端起酒,狠着心,喝了一口。

咦,这是什么酒?味道还蛮不错的!

苏小米顿时眼睛一亮,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小强几次想要提醒,都被风轻寒冷厉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小春子就更加不敢开口了,只是担心的看着苏小米,瘪瘪嘴,一肚子的话也只能吞到肚子里。

他太了解他的爷了,他这样对待苏小米已经算是开恩了,他要是开口阻止的话,只怕苏小米更加不好了。

苏小米一口气把酒喝了下去,对着大家傻傻地笑了笑,"好喝,真好喝,再来一..."

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倒在桌子上了。

风轻寒看向小强,"带着你的主人走吧,不要再回来,也不要试图去风都,要是下次再被我遇到,就不是让她醉酒这么简单了。"

"明白!"小强叹了一口气,刚才他们已经暗中交过手了,他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道,"难道你就是风轻寒?"

"正是。"

"那就对不起了,如果你真的是风轻寒,我就不能带我的主人离开了,我主人就是特地来找你的,至于找你什么事,还是等她清醒了,你自己问她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