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青年男子

    苏小米笑了笑说,"你也看见出来我的身份了吧,我不缺钱,但是我缺少一个跟班,孤儿无牵无挂,能安心的跟着我,最好再会点武功,心地善良,讲义气,这样可以保护我,我也比较放心。"

小二想了想说,"你说的这人倒真的有一个,就住在小镇西头的一间茅草屋里,他就是个孤儿,会武功,是一年前来米河镇的,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也不说话,所以我们镇上的人都叫他哑巴,而且,我们镇上谁做了欺负人的事,只要找他,他都会出手帮忙。"

"真的啊,那太好了,谢谢你!"苏小米又丢下一些银子给小二,然后就按照小二说的,找到了那间破草屋。

草屋的门口,有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正在院子里劈材。

感觉到有人进来,青年男子抬起头,淡淡的瞟了苏小米一眼,就又继续劈材。

苏小米也不急着问话,而是站在一旁默默地观察起青年男子来,按照她多年的行医经验,这个人不是天生的哑巴。

于是她笑了笑说,"小哥,我想找你有点事。"

开口之后,她也没有想要他回答,便又说道,"我想找个人保护我,和我一起行走江湖,多少银子都行,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听到苏小米说要行走江湖,青年男子停下手中的活,看了她一眼,然后丢下斧头,转身走进屋里。

就在苏小米以为他要收拾东西跟她行走江湖的时候,就听见门"吱呀"一声关了起来。

苏小米顿时明白,他这是拒绝她了。

看到被人拒绝,苏小米有点失望,她要找跟班也不全是为了保护她,其实更多的是想他做个向导,毕竟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找个人指路,总比她一个瞎转悠要好得多。

为了能让青年男子答应陪着她行走江湖,她准备用江湖道义和她的善举来感动他。

所以她走到门口,伸手敲了敲门,豪气万丈的说,"我不是你想的那样,行走江湖也不是因为好奇,我是神医,我要走遍大江南北,为各种得了不治之症的人治病,但是我不会武功,一个人行走会遇到各种危险,你要是不相信,就开门让我试试,我可以治好你伤,让你开口说话。"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青年男子站在门口,直直的看着苏小米,苏小米心头一喜,以为青年男子动心了,连忙笑了笑。

谁知道青年男子突然拿起靠在门口是扫把,朝着苏小米就打了过去。

苏小米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突然,连忙用手护住头部,一边躲藏一边说,"喂喂喂,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别打了!"

苏小米躲到一个柱子后面,用非常真诚的双眼看着青年男子,"我是真的没有骗你,我问你,你每个月的十五是不是就会心痛?你隔一段时间不找人打架是不是就会浑身不舒服?"

苏小米的话让青年男子住了手,因为苏小米说的每一句都是对的。

他疑惑的看着苏小米,这个看起来才不过十几岁模样的少年,怎么可能就是神医呢。

这些年骗他的神医很多,都被他给打走了,但是今天这个神医似乎有点不同。

苏小米见青年男子有一点动心,便连忙说,"我三岁就开始学医,五岁就开始帮人看病,到如今已经十几个年头,所以你不要怀疑我的能力。"

青年男子这次真的动心了,他深深看了苏小米一眼,丢下手中的扫帚,转身进屋,这次门没有关。

苏小米顿时明白,这表示他愿意试试。

看见有戏,她连忙跟了进去,让青年男子把手伸出来。

青年男子坐在桌子前,伸出手,苏小米替他把脉之后,又替他检查了伤口,然后就开了一张药方给他,"你按照这个上面说的,把这些草药找来,我就可以治好你的伤。"

青年男子接过药方一看,看到上面有好几味毒药,他微微蹙眉,看向苏小米。

苏小米笑着回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就被人下了毒,而且还是那种********,下了还不止一次,也不止一种,加上后来你又受了伤,如果不下猛药根治,你活不过二十五岁。"

她说得全对,青年男子信了,这次是一丝疑惑都没有了,他让苏小米在家休息,他出去找药材。

苏小米同意之后,青年男子拿了一些银两,一个背篓,一把镰刀,就出门了。

他出去之后,苏小米把茅草房打量了一遍,虽然简陋,却也还算干净,可以看出来这位青年不是什么邋遢之人。

她找一处坐下,放下包裹,打开,准备找一些干粮当零食吃,一边吃一边等青年男子回来。

谁知道包裹打开之后,发现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封信。

她好奇的打开信,只见信里写了一句霸道而又冰冷的话,"不许再跟着我们,要是再跟着,就别怪本尊不客气了!"

又是本尊!

她想到了昨夜,她喝醉了酒,有个熟悉的身影进了她的房间,她当时还以为是做梦,现在看来不是做梦,而是真的了。

啊啊啊啊...

她想起来了,那个人不是柯,是风轻寒,对,就是风轻寒。

在琉璃国,她最熟悉的人就只有风轻寒和小春子了,昨夜那个肯定是风轻寒,因为小春子不会像他那么冷。

我去啊!

那个家伙不会一直在她的身边吧?

苏小米顿时跟见了鬼一样,猛的站了起来,到处看了一番,不管是屋内还是屋外,除了风声,连一个鬼影都没有看见,别说人影了。

完了,她有没有乱说话?

她想不起来昨夜说了什么了,全都想不起来了,阿阿阿阿阿...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还有,她真的不是要跟着他,她这也是没有办法,不找到他,不把那封看不懂的信给他,她就会被雷给劈死。

还真是叫人头疼!

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