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酒醉告白

    "原来如此。"小二微微点头,犹豫了一下说,"去风都可以走水路,也可以走旱路,如果走水路,比较复杂,因为这中间的分叉河道比较多,你得找熟人带路才行,走错一个河道相就差十万八千里,如果走旱路,那就简单多了,你从这里往北,出了米河镇,有一条官道,你找一辆马车,顺着官道一直走,走个二十来天,就能到风都了。"

小二细心的介绍,热情回答,让苏小米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谢小二哥!"

小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搓了搓双手,"那个..."

苏小米本来就是混江湖的,不过她那个江湖和这个江湖有点不同罢了,但是大致意思都是差不多的。

所以她立刻就摸出一锭银子给小二,"谢谢你为我细心介绍,这银子你拿着。"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小二顿时高兴得不行,这可是他半年的工钱呢,"公子你洗澡吧,我就守在门口,不让人打扰公子,公子如果有事就喊一声。"

这小二真是太贴心了,苏小米拍了拍小二的肩膀,"好,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小二连忙点头,"是是是。"

小二就捧着银子高高兴兴的出去了,按照承诺,守在苏小米的门口。

她隔壁的房间里,风轻寒和小春子,把她和小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小春子忍不住说道,"爷,要不我们趁机走吧?"

"走?"风轻寒一记冷眼过去,他们为什么要走?

苏小米洗了澡,吃了饭,又喝了一些小酒,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哼着小调,感觉这样的人生不要太舒服。

就在这时,一个银白色的身影静悄悄的飘进了她的房间,来到她的床前,把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道,"为什么要跟着我?"

看到这张冷如寒冰的脸,把本来哼着小调的苏小米给吓了一跳,想要爬起来才发现脖子上架着剑,根本无法动弹。

她不由的愁眉,这个什么爷,为什么每次看见她都用剑架着她的脖子?

难道她的脖子是他的剑架子吗?

她伸手推了推剑,"爷,我们有话坐着好好说,我又不会武功,你总是拿剑对着我这样的大美女,真的好么?"

风轻寒嘴角抽搐了一下,并没有被她蛊惑,一用力,剑就贴在她的脖颈上,冷冰冰的说,"如果不想死就不要再跟着我们,也不要去风都,否则下次看见你,就留下你的脑袋!"

靠!她脑袋这么漂亮,就算是他舍得,她也舍不得。

苏小米摸了摸自己的脸,借着酒劲朝风轻寒娇媚一笑,"爷,你舍得割下我如此美丽的脑袋么?"

本来准备收剑的风轻寒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又把剑架在了她的脖子,"有何不舍!"

"哎哟,你别这样,这样人家会害怕的啦...嗝..."这酒劲一上来,苏小米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就算此刻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毫无惧色,反而抓住风轻寒的剑柄,顺着他的剑身爬了起来。

风轻寒这才发现她喝了酒。

喝了酒的苏小米脸色绯红,宛如三月的桃花,非常的可爱迷人,淡粉色的唇瓣,一张一翕,宛如诱人的水蜜桃。

再加上她顺着剑身像小猫咪一样的动作,叫风轻寒不禁微微蹙眉。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苏小米,收起剑,冷冷的道,"等你酒醒了我们再谈。"

"不要走..."苏小米带着酒意喊道,"你不要走,我求你不要走..."

风轻寒不明所以,他顿住脚步,看着这个醉到不行的女人,朝她伸出哀求的小手,他深邃的双眸变得有些幽深。

看见风轻寒停了下来,苏小米傻傻的笑了一下,"嘿嘿...我就知道你也舍不得离开我。"

说着又痛苦的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爬下床,摇摇晃晃的来到风轻寒的身边,拉着他的衣袖,"柯,嗝...我有话要跟你说。"

本来想要推开她的风轻寒,在听到她有话要说的时候,才没有马上推开,他想要听听她到底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看到风轻寒冷冰冰的站在那里,苏小米很伤心,她带着哀求的眼神看着风轻寒,"你就不能抱我一下吗?"

女人要得寸进尺?

风轻寒不由蹙眉,但还是没有动。

苏小米的心彻底的被伤到了,她反手抱住风轻寒,抬起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风轻寒,"柯,不要再逃避了好吗,接受我好吗?"

柯?是谁?

风轻寒想要推开苏小米,哪知道她反而抱得更紧,风轻寒的脸顿时冷如寒冰,害得抱着他的苏小米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嗝..."她又打了一个酒嗝之后,把迷醉的脸在风轻寒的身上蹭了蹭,顿时脑子又开始发糊,"柯,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们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我只是你捡回来的一个野孩子,从懂事起我就喜欢你,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去哪里我都愿意。"

苏小米借着酒劲不停的说着,把风轻寒当成了她曾经追求过的爱人。

风轻寒还是头一回被一个女人这样不怕死的抱着,也是头一回听到一个女人如此不知廉耻的告白。

他怒气冲冲的推开苏小米,一个飞身便离开了她的房间。

由于他用力太猛,苏小米直接被推倒在床上,大脑稍稍清醒了些,只是还没有等她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睡到日头晒屁股才醒来,也把昨晚的小插曲忘记得一干二净。

"公子你醒了吗?"大概是听到她起床的动静,门口传来小二的声音。

"嗯。"苏小米轻轻地哼了一声,心想,这小二还真的是尽职尽责。

"小的给公子准备了洗漱水。"

"进来吧!"

嗯,这个小二不错,她是不是该考虑给自己找个这样贴心的跟班呢?

最好找个孤儿,这样跟着她浪迹江湖也就无牵无挂了。

所以她在洗漱好之后便问小二,"你们米河镇有没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孤儿,男女皆可!"

"孤儿?"小二不解,"公子要孤儿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