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妖孽美男

    只见此人一身银色的长袍,威风凛凛,英姿飒爽,站在她的面前犹如天神一般。

只是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五官,不过,按照这个黄金比例的身材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不丑的吧。

"快说!"

只是这声音太冷了,扣分!必须扣分!

苏小米调整了一下心情,对着男人一笑,"大侠,我能站起来说话吗?"

这跪着不但看不到男人的脸,主要是这膝盖还很受罪。

嗯!这笔账迟早也要算!

"不能!"男人的剑离她的脖颈又近了些许,声音也随之冷了几分,"快说,这附近有多少是你们的人?"

苏小米听着这男人的声音虽然很冷,却并无杀意,她有点放心了。

"那个,大侠..."苏小米试探着说,"如果我说只有我一个人,你信吗?"

"..."

剑猛的紧贴在她的肌肤上,不用说,他是不信了。

苏小米看了看快要割破脖子的剑,心虚的笑了笑,"其实...我也不信。"

"既然如此,还不快说!"

苏小米抬起手,轻轻地推了推剑,"那个,大侠,能不能把剑拿远一点,这个样子我很害怕。"

"害怕?"

男人冷笑一声,剑一滑,刺破了她脖颈的皮,一丝疼痛向她袭来,随即,就看见一滴血,滴落在她的面前。

他大爷的,还真的刺啊?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看着面前的血越滴越多,苏小米闭了一下眼睛,这下死定了!

奇怪,滴了这么多血,她怎么反而不痛了呢?

难道是痛麻木了?

她带着疑惑抬起头,朝着男人看去...

就见男人一只手捂住心口,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原来是男人自己受伤了啊,哈哈,她有机会了!

只是还没有等她高兴出来,就听见男人"噗..."的一声,一口黑血全数喷在了她的脸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靠!什么鬼?

她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黑血,这胆小的绝对会被吓死不可!

镇静之后,她很肯定的问那个男人,"你中毒了?"

男人抬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黑血,再次举起剑对着苏小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爷中毒了又如何?就凭你们想要爷的命,简直太可笑了!"

爷?

嗯,听口气应该不是普通人。

不过,这男人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吧,谁要他的命了?真是自作多情!

苏小米不怕死的坐了起来,抬头看向男人。

这一看,顿时惊呆了!

这男人生得那叫一个好看,一对浓眉如一把利剑,末梢向上斜入鬓中,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好似在不断的勾着人的魂魄。

高而挺直的鼻梁如刀削一般,嘴型不大不小,嘴唇厚薄适中,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

而且,中毒的他嘴唇开始发紫,让他顿生几分妖孽,加分!必须加分!

突然,她灵光一闪。

难道,那个老混蛋让她穿越时空而来,就是想要她拯救面前这个帅得人神共愤的俊俏美男?

既然是这样,那她就不客气了,只见她对着男人双眉一挑,咧嘴一笑,"喂,美男,我可以治好你的毒?"

"铮..."

剑毫不留情的,冷冰冰的横在她的脖颈上,男人根本不领情。

也是,谁让她没事穿什么夜行衣呢,就算是脸上贴了"好人"两个字,也会叫人怀疑半天。

那个老混蛋到底想要玩什么游戏?

让她穿越异界,还让她穿夜行衣,这不是叫她来送死的吗?

"爷,我找到了!找到了!"人未到,声先到。

苏小米循声看去,就见一个身着短装的毛头小子,手中捧着各种药草,高兴的朝着这边飞过来。

对,就是飞,只见他从竹子上蜻蜓点水般飞过,又轻飘飘的落在他们所在的地上。

当他看到被剑架着的苏小米,顿时愣住了,"爷,她是何人?"

不等美男开口,苏小米就抢着说,"我是神医,我可以治好你家爷的毒。"

笑话,一个她都对付不了了,这一下子来了两个,如果她不快点想办法立功,表达自己是好人,想要逃脱,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谁知,美男不但没有相信她,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绳子,手一抖,就把她整个的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动作一气呵成,快速,漂亮,在苏小米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被捆绑好,丢弃在一旁。

她气鼓鼓的瞪着眼睛,不想说话了。

不要她治拉倒,她还懒得治呢,哼!

今天,她倒要看看,那个毛头小子找来的那些所谓的药草,到底有没有用。

这时,美男慢慢的背转过身,苏小米这才发现,原来美男的背后插着一支袖箭。

袖箭通体漆黑,她敢肯定,这个美男的毒就来自这支袖箭。

只是,这美男受了这么严重伤,竟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捆绑的她的动作还是一点都不慢。

服了,真的服了!

毛头小子小心翼翼的帮美男把长袍脱了下来,露出精壮的上身。

苏小米顿时睁大眼睛,不由的吞了一下口水。

并不是因为她迷恋美男完美的背部线条,而是,美男的背部简直是惨不忍睹。

什么刀伤,剑伤,箭伤,烧伤,烫伤,各种伤不计其数。

伤口也是大小不等,新旧不一。

可见此人是多么的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

也难怪这么久他都不哼一声,感情是他的受伤早已成了习惯。

跟背部其他的伤比起来,这点小小的箭伤又能算得了什么,如果不是箭上被涂了剧毒的话,他根本不会在乎吧?

苏小米的心不觉的抽痛了一下。

原来美男也不是天生那么冷血无情,而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不得不用冷血无情来包装自己,否则就无法生存。

"爷,我先帮你清洗一下伤口,会有点疼,你要忍住。"

毛头小子撕下身上的一片布衣,放在河水中打湿,拧干以后,双手微微颤抖的擦拭着伤口周围的血渍。

苏小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喂,你用生水擦洗伤口,会让伤口发炎的,你这样不是帮你的爷,是在害你的爷呢。"

"闭嘴!"

美男冷喝一声,然后又细声的对身后的毛头小子说,"不要听她的,你继续。"

"爷..."毛头小子的手抖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