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坑爹穿越

    玄天大陆,琉璃国,碧水山庄。

山庄建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半山腰,雄伟壮观,气势磅礴。

接近山顶处有一个仙观,听说里面住着一个道行很高的千岁老人。

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些听说也就变成了传说。

大山四面环水,水的对岸是一望无边的竹林,微风轻轻地一吹,竹林便发出"沙沙"的声音。

正是这山,这水,这竹林,把碧水山庄与外界隔绝,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世外桃源。

突然,从天空中上飞下来一个人影,"嘭"的一声,掉落在碧水河中,溅起了一丈多高的浪花。

不一会,从水底冒出一个人头,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迫不及待的破口大骂,"老混蛋,你TMD敢坑我!我..."

还没有骂完,她就傻了!

此刻,在她的视线内,一边是一望无际的竹林,另一边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山庄。

她敢肯定,就算是在梦里,她也没有见过这里。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她清楚的记得,就在刚才,她在君山上的月老庙里求姻缘,遇到了一位老先生。

老先生递给她一面非常好看,还有手柄的雕花小铜镜,并且对她说,"姑娘,这面铜镜就是当年白雪公主的后母,恶毒王后使用过的镜子,因为你跟着镜子有缘,所以就送给你吧。"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你骗鬼呢?"苏小米白了老先生一眼,伸手接过铜镜,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番。

这铜镜应该算是古物,看起来也很有收藏价值。

不过,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举起铜镜照了照,臭美了一番之后。

用眼角的余光不屑的瞟向老先生,"你想说,我像恶毒的后母呢?还是说,我就是恶毒的后母呢?"

"姑娘说笑了。"老先生笑了笑,"姑娘看起来也不过才十七八岁,怎么能跟恶毒的后母比,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试试,如果我骗你,就给你一百万。"

"一百万?"苏小米冷眼睨着浑身上下也看不出值一百万的老先生,翻了一个白眼,"切,就你这身行头加起来也就一百多块,你也敢开口一百万?"

老先生顺着苏小米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这身行头确实不值钱,但是他身上有值钱的东西啊。

"你等会。"老先生说着又从身上拿出一个碧玉手镯,"这个手镯,价值连城,必要时还可以救你一命,送给你。"

"切..."苏小米完全不信的接过碧玉手镯,戴在手上,左看看,右看看,鄙夷道,"这么普通的手镯,真看不出来哪里价值连城,不过呢,这手镯戴在我的手上还蛮好看的。"

"喜欢?喜欢就送给你了。"老先生慷慨的说着,又看向雕花铜镜,"不过,你还是先试试这镜子的真假,省得怀疑我骗你。"

"切,试试就试试。"苏小米眼睛一瞪,举起雕花铜镜,"你要是敢骗我,我就用这铜镜砸死你!"

"当然,当然。"老先生一笑,双手放在背后,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姑娘,这东西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一试便知。"

苏小米斜了老先生一眼,把雕花铜镜放在自己的面前,对着铜镜说,"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啊..."

话才说完,苏小米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把她的整个人都吸进了铜镜之中。

结果,就被带到了这个什么鬼地方。

苏小米气呼呼的爬上岸,才发现这身上的衣服竟然变成了黑色的夜行服。

再看这双小手,细皮嫩肉的...

还好,还是她的手,老先生送给她的那个什么鬼手镯,也还戴在她的手腕上。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头发,本来扎的马尾,变成了一块黑布包头。

这要是她穿越来当刺客?

这玩笑开得未免也太大了吧!

她又摸了摸身上,发现那个带着她穿越的雕花铜镜也正静静地躺在她的怀中。

顿时,她的心中一亮。

铜镜在手,天下我有!

有铜镜在,她就不怕回不去了。

苏小米高兴的拿起雕花铜镜,悠闲的照了照。

这脸,这眉,这眼,这鼻子,这嘴,没有一处不彰显着她的美丽,即使是一身刺客妆扮,也无法掩盖她美。

她从来都不知道,就这身刺客的装扮也可以把她存托得如此的有魅力,果然是人美,穿什么都美。

臭美结束之后,她对着铜镜优雅的说,"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结果,等了半天,铜镜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小米不死心,既然铜镜能带她来,肯定就能带她回去。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又等了半天,铜镜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下苏小米不淡定了,"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可这面铜镜就是一点反应都不给。

苏小米那个气啊,对着天空大吼,"老混蛋,你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到底居心何在?"

天地间一片寂静,只有微风吹竹叶,轻柔地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突然,从竹林中射出一个人影,直奔苏小米。

在苏小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人已经被带进了竹林之中。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被人狠狠地扔在地上。

不但用脚踩着她,还用剑指着她,冷飕飕的声音也从她的头顶传来,"说,你是谁派来的奸细?"

奸细?

什么鬼?

她连这个是什么鬼地方都还没有搞清楚就变成奸细了?

老混蛋,果然被他给坑惨了!

别再让她看见,看见了非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说!"又是一声冷喝。

她又被踩下去几分,脸几乎贴着地面,剑也紧紧地贴在她的脖子上,似乎只要稍稍的一动,她的小命就不保。

她想起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情节,连忙说,"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说,我说。"

虽然她不知道说什么鬼,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先保命重要。

果然,背后的脚被拿开了,剑也离她远了些许。

在她的前面多了一双银色的靴子。

她慢慢的抬头,偷偷地朝着威胁她的人看去...(未完待续)